煎小牛肉

es/刀沼

*fine推/英吹/桃p/主仆推
天祥院家的女人无所畏惧!想给桃李当牛做马^q^
*堀川国广/兼堀兼/小越勇辉
cp杂食 墙头可以无数
主产兼堀 不吃不产刀

【兼堀】[短篇]仙境人使用说明

  • 兼堀/童话paro/HE/短

  • 改编爱丽丝梦游仙境加(猫) "兔"的报恩

  • 6个文手在群里玩互换土方组梗写文的产物…… 

  • 这边抽到的是 @Zz森霓 的梗_(:з」∠)_

  • 感觉好对不起她因为好像没写出她想要的那种感觉 文末附原梗


仙境人使用说明

文/明日重现

 

*

阳光慵懒地流淌着,漏进树叶的缝隙间,又落进桌上的茶杯里,仿佛能代替牛奶与方糖。几只麻雀落在铺了方格桌布的长桌上,寻找着面包屑作午后的甜点。它们知道,趴在桌上的人一时不会醒来,——就算醒了也不会怎么样。麻雀们在堆得层层叠叠的杯盘间轻巧地腾挪,大胆的还站在杯沿尝一口里面的茶水。


大概是哪个新加入的冒失鬼过于兴奋,吵醒了其中的一个人,他猛地一拍桌子,麻雀惊慌失措地扑着翅膀全都飞走,桌子也一震,耳朵贴在桌子上睡觉的两个人几乎是直接弹了起来。


“这群可恶的臭鸟!看我下次不把它们的头一个个都揪掉——”


“安定,你也太无礼了。”旁边的人揉揉眼睛,不满地嘟囔着。“你哪里是国王,明明就是魔王。”


“这就是安定国王其实没有一个国民的原因吗?”对面的蓝眼少年接了一句,温柔的声音却让拍桌子的安定红了脸:“……当然有!比如,清光不就是吗!”


“有那种事吗?”清光懒懒地涂着指甲油,红色的釉质闪着浓烈的光。“还是说安定国王想篡位呢?”


“国广,你评评理。”


“国广,他也说过要砍你的头,你支持我,我就送你一箱指甲油。”


名叫堀川国广的少年只微微一笑,眼波中的蓝色潋滟:“国际法庭拒绝调解同一国的两位国王之间的纠纷哦。”


他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水。索然无味。


“安定,把饼干递给我好吗?”


安定黑着脸把碟子推到对面。“寂寞啊,国广。我们的茶会开了多久了?怎么也不见个人来……你的兔子还不回来吗?”


我倒希望它不会回来,堀川国广想。


“你也不知道为别人着想,”清光搡了另一位国王一把,“你也知道那只蓝眼睛兔子意味着什么吧?”


堀川国广盯着桌布上的方格出神。这个梦的世界只接纳在生与死间徘徊的灵魂,短暂停留后最终他们都将离开——无论结局怎样。


的确是,寂寞呢。但或许只是我吧。


他已经记不清从什么时候就和安定和清光这一对冤家一起呆在这里了。草依然是碧绿温柔的。天空依然是清澈蔚蓝的。麻雀依然是叽叽喳喳喧闹着的。他们的茶会也不知道开了多久了,只知道这是一个漫长而又漫长,就连偶然的访客也无法打断的习惯了。


经常与各种各样灵魂打交道的人,竟然也会感到寂寞呢。


“没有办法啊,你要我爱上一个可能随时会离去的灵魂吗?”堀川国广抿着嘴笑。


“当‘它’来的时候,你可没有什么选择权啊。”清光眨眨眼睛。


“回来了呢,兔子。”一直一言不发的安定弯下腰,抱起那只和堀川国广有着几乎一样蓝眼的白兔。“这次来的会是怎样的人呢?”

*

 

*

都与我无关吧。


堀川国广不动声色,给茶杯添了两勺糖。没有爱的心灵甚至会先于暴露在夏日高温下的奶油腐朽,但他不知道自己的年龄,只觉得自己好像已经活了比一生还要长许多的日子了。


“他来啦,国广,是个挺帅的年轻人。”


“你说不定会爱上他呢。”


刚才还剑拔弩张的两人又立刻达成了共识。堀川国广嘴角一勾,笑着摇头。


“抱歉,打扰了。请问这是哪里?”


来人有着比天空还要清澈的湛蓝眼瞳,树叶轻轻摇晃着,让阳光在他发丝间点上闪闪金色。“我叫和泉守兼定。我可能救了一只兔子……但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就在这里了。”他有些困惑地耸耸肩,“回去的路,也许还有吧?”


真的啊,我说不定会爱上他呢。


“这里是仙境,外界的访客并不能轻易到达。既然来了,就尽情享受吧。”堀川国广推过去一套茶具,“请随意。”


年轻人抿了一口,“茶不错。你们在这里都做些什么呢?”


“开茶会啊。”安定咬了一口清光刚刚抹好奶油的面包。


“不做……别的事了吗?”年轻人有些困惑。


“那你们又做些什么呢?”清光抢过面包并敲了一下安定的头。


“嗯……不做什么。”年轻人若有所思,“开茶会挺好的。”


“不喜欢那边的世界吗?”


“不怎么喜欢……太不自由了。”年轻人皱了皱眉头,“我并不想继承什么家族产业,这次本来就是甩掉家里人跑出来的。我在高速路中间看到一只兔子,为了不撞到它就猛踩刹车,之后的事情我实在记不得了……和您正抱着的这只很像,它们都有着漂亮的蓝眼睛。”


“也许就是它。非常感谢您救了我的兔子,”堀川国广对着年轻人点点头,在桌子下掐了想要说话的安定一把。“为了报答您,让我给您作仙境之旅的向导吧。”


堀川国广拿起手杖敲了敲地,地上立刻出现一个洞。白兔跳了进去,他摘下帽子对年轻人行一个礼:“兼先生,请。”


两个人都跳了进去,安定和清光依然坐在桌前。


“国广他这次,是认真的吧。”


“都怪你啊,说那种话。”


“没有堀川国广的茶会还能叫茶会吗?”


“趴下来睡一觉就好了啊。”

*

 

*

堀川国广不觉得自己是一个善于言辞的人。他一言不发地做着这个向导,带和泉守兼定去拜访了蓝色的毛毛虫、不停打喷嚏的公爵夫人、会笑的柴郡猫、红心武士,还在安定的槌球场上用红鹤打了刺猬球。


两个人最后倒在玫瑰花下,累得不省人事。“这真是太有趣了。”年轻人停了一会儿说,“这和我的世界完全不一样,你也和我认识的人完全不一样。”


堀川国广揉了揉白兔的头,后者已经在他怀里睡着了。“我很高兴你觉得有趣,兼先生。”


天好像突然黑了下来,缀满了无数星星。


“原来仙境也有黑夜啊。”年轻人把头枕在手臂上。


“有一种说法,每一颗星星都代表着一个来到仙境的灵魂。”


“是来到还是离去呢?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这些星星里并没有我啊。”


“兼先生……”堀川国广心里一紧。


“国广,你真的没有什么想告诉我的事情吗?”


堀川国广偏过头去看,温暖而柔软的东西就覆在他唇上,和他交换了一个绵长的亲吻,如同一次单曲循环的午后茶会。


——我说不定会爱上他的,我真的会啊。


眼泪却流了下来。


仙境人并非天生是疯子,只是因为没有遇到不用自己大哭大笑也能一切了然于心的人罢了。


所以说为什么我喜欢你呢?为什么乌鸦像写字台呢?


没有原因啊。


“这是梦啊,兼先生。你会忘记我的。”


“如果我不想呢?”


“也不是没有办法……如果你的身体能坚持住的话,请等我。”


“我一定会努力活下去的。你一定要来哦?”


“说话算话啊,兼先生。拉勾吗?”堀川国广伸出小指。


“好啦。”旁边的人想擦掉堀川国广的眼泪,但还没碰到他的脸就消失不见了。


堀川国广蒙住脸,他觉得自己想要放声大哭,眼睛却干干的。是时候去向安定和清光道别啦。


“你真的要去找那个人吗,国广?”安定一脸难以置信。


“你会受伤的,可能会头破血流的。那个世界的人都是善变的生物,而且生命脆弱不堪,就算能安然活下去寿命也只是以短短数十年计算——就算这样,你还是要去吗?”一向温和的清光语气突然凌厉了起来。


“我要去的。”堀川国广只平静的笑着。


因为在遇到你的那一瞬间,我的生命竟然变得如此生动而又丰富,让我无法忍受失去你之后的生活。


随便用什么称呼这种心情吧,只不过爱是最美的一个名字罢了。

*

 

*

医院的一切东西几乎都是白色的。


和泉守兼定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长到自己失去了某些对生命来说很必要的东西。他费力地思考,记忆却一片空白。


“您有访客,请问要让他进来吗?”


他对着护士点点头,示意可以。


“这位先生,宠物不能进入病房……”


“真是非常抱歉……但我不得不这样做……对不起!”


门外传来争执的声音,随后病房门突然被推开:


“不好意思——请问兼先生……和泉守兼定先生在这里吗?我是堀川国广,请多关照。”


阳光从玻璃里洒进来,在来人的灼灼眸光中漾起一泓碎金。


你终于来了,国广。


不知道怎样感谢你来到我身边,请让我在这个世界做你唯一的疯子吧。

*

fin.




☆FREE TALK☆

第一次尝试童话设定果然还是写不出傻白甜pa

最后两个人躺在草地上的时候就特别想野战(…) 但因为是童话设定还是控制住了自己

尬笑 尬笑

题目随便取的……白天醒了之后可能会看看能不能想个更好的


附原梗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傻白甜paro,假童话设定,

改编爱丽丝梦游仙境加(猫) "兔"的报恩。

左右请随意_(:з」∠)_

堀川——兔子先生

兼桑——"爱丽丝"(大雾…)【可以不要女装。或者改成富家少爷设定。】

客串:

清光——皇后,

安定——侍卫。

其他角色随意…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仔细看了一下是完全没按照她的意思写了(捂脸逃



评论(11)

热度(54)